李显龙:关于美国,中国在下赌

 尊龙线上     |      2022-10-08 01:58
html模版李显龙:关于美国,中国在下赌

  ? 文 观察者网 鞠峰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月初访美时,出席《华尔街日报》编辑对话会。4月10日,新加坡政府发布那场访谈的实录。俄乌局势牵动世界的当下,新加坡总理指向美西方设置的话语体系中的误区,呼吁不要因为乌克兰危机而“孤立中国”。他反对西方制造的所谓“民主-非民主”二元视角,并认为这样会误把中国划入“错的阵营”。

  据新加坡政府网站,李显龙在访谈开始前的讲话里着重谈了俄乌冲突中新加坡的立场。他认为俄罗斯的行动违背了国际准则,因此新加坡在“安理会瘫痪的情况下”还是“按照原则办事”,发起了一系列制裁。

  李显龙表示,乌克兰危机对亚洲各种事态发展带来众多影响。亚洲面临的一大考验是,如何确保亚洲长远下来有良好的机制,使我们能够跨越潜在的敌对立场,致力于谋求共同利益、相互依存和防止分裂。

  李显龙分析,乌克兰危机不会给台湾的前景带来太大的影响。“台湾问题有它自身的发展动态和历史背景。”

  值得关注的是,李显龙说乌克兰危机将许多事情复杂化,包括中美关系。

  他呼吁“必须非常小心处理”,不要顺理成章地把乌克兰问题定义为“中国站在错误的一边”,让这个问题变成一个民主主义与非民主义之间的斗争。

  新加坡总理反对西方设置的所谓“民主-非民主”二元对立。他说,“如果涉及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问题,许多国家都会表示赞同和支持。中国也不会反对这一点,事实上他们私下对此坚决支持……你很难就此定义为??这是民主国家与普京政府之间的斗争、或是民主国家与多个‘非民主政府’之间的斗争,那就会把中国也归入错的阵营,从而让局势变得愈加复杂。”

  李显龙呼吁俄乌双方恢复信任,建立和沟通机制,缓解紧张局面。他强调,要如何做到这些,就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关注。“他们(美国)也知道,现在除了全神贯注处理乌克兰问题,在其他亚洲的议题上,他们应该要有正确的战略方针。”

  他还着重谈到了美国政府信誉问题。新加坡总理抛出问题,“人们是否还能跟美国做生意并相信他们作出的承诺?”

  他质疑,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下,一届政府的政策不一定会延续到下一届政府。“这一届的总统可以签署一项命令,下一届总统就可以签署另一项命令,而这种情况就发生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显然,特朗普撕毁的合约还历历在目。

李显龙访美与拜登会晤 图自新加坡媒体李显龙访美与拜登会晤 图自新加坡媒体

  但李显龙也看到,虽然“美国立场的稳定与一致性有好有坏”,利来资源站更稳定,但在美国两党对于中美关系的立场倒是稳定的。他呼吁美国政府“承诺保证即使无法共居,至少能在这世上共存。这是长期的共存,双方都需要合作,确保不会一直给彼此造成伤害。”

  当时身在美国的他喊话称,“你们充满自信、善于掌控自己的问题、与时并进,并且是一个在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的强国。你们或许不再是超级强国,但你们依旧是世界上几乎最大的经济体,拥有最先进、最有活力,以及蓬勃发展的经济与社会之一。你们可以吸引人才,可以创造新的企业、促进增长和激发创意,并且改造自己。这可能会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但你们做得到。”

  来自亚洲的李显龙看到,“世界某些地方,明确地说包括中国,强烈认为东方正在兴起,西方正在衰落。他们认为美国并没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他表示,“我完全不相信这种说法……如果断定美国是个没有未来的国家,将会是一个非常轻率的结论。这是个赌注,若下错,就需要付出代价。”

  接着,《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提问亚洲如何看待中国一开始应对疫情的方法。李显龙回应称,亚太地区比美国更尊重中国的做法。美国初期对中国的污蔑指责不实。“实际上中国一个月内就公诸于世……一些国家反应迅速,而另一些国家,如美国,则遗憾地没有更快反应。”

  李显龙还称,如果他是中国人,被要求证明病毒没有从实验室里泄漏,而这个说法本来就没有太多根据,他会质问:为何要开放实验室?这是合情合理的。

  记者质问李显龙,中国的所作所为违反了所谓“民主国家”的利益,为何还要让中国加入国际体系?李显龙反问,“如果你把他们排除在体制外,目的是让他们变得更穷、更无法成为世界上不稳定因素之一,你确定世界会因此更稳定吗?”

  李显龙说,中国需要国际金融系统,他们拥有数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它们需要世界贸易体系,因为它们出口产品,在世界各地都有生意往来。让他们成为这个体系的一分子好过把他们排除在外。

  《华尔街日报》记者被暂时说服,但又质问道,中国加入国际组织是为了其扩大影响力,为什么美国会欢迎。李显龙回应,“问题不是你为什么要让中国发挥更大影响力,而是这个机构的合法性是否有所改变,尤其是它成立时的经济平衡情况和现在很不同,如果维持现状又会带来什么影响,特别是我们无法避免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

  李显龙呼吁,美国应当花费很多精力思考的是,到底要如何应付中国。“就算不能达成共识,至少也要开始建立联系。这有助于双方处理问题,并朝更有建设性的方向前进,还要找到愿意配合的中方伙伴,让双方的联系在超过一届美国政府的任期仍有连贯性而不会难以预测。”

  来源|观察者网